您现在的位置:濠头信息门户网 >娱乐> 梁树华‖未来的主人翁?你不是,我不是,高高在上的人更不是

梁树华‖未来的主人翁?你不是,我不是,高高在上的人更不是

作者:濠头信息门户网  点击量:3856 发布日期:2019-10-27 14:02:52

专栏:文鹏

未来大师(散文)

今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听了罗大佑的音乐,第一次听了犹大自己创作和演唱的歌曲《未来的主人》。

活动声音的现场版本以令人震惊的口音开始,有点像谭咏麟的“战斗之星”,但风格和内容完全不同。

犹大穿着灰色休闲服,短发,萧骚,一副黑色眼镜,满脸严重的沮丧和饱经风霜的神色。它与今天闪亮、英俊、美丽的明星形象大不相同。站在麦克风前的风神犹大,似乎已经爬上了幽州台,深深叹了口气:“我身后的后代在哪里?,我想到天地,没有限制,没有尽头,我独自一人,我的眼泪落下来,在我面前,过去的岁月在哪里?“孤独的诗人或思想家。

犹大闭着眼睛,脖子上鼓出倔强、骄傲和不屈的血管:“你走过许多高楼,穿过那些拥挤的人群/看着一座挂着银灯的现代城市……”

如此长的句子和不太押韵的歌词一点也不突兀和难以控制。然而,这种易于理解却又让人深思且内涵丰富的抒情诗,让我想起了“让青春吹拂你的长发,让它拉动你的梦想”/不知不觉中,这座城市的历史记住了你的微笑。这种缓慢缓慢而略带迟缓气质的长句,带有压抑的民间曲调,几乎无懈可击。

这样,他们无缝地进入了罗大佑创造的音乐世界。人类世界中各种嘈杂的干扰和闪烁模糊人们眼睛的名利暂时被抛在一边。因此,犹大神奇地带领人们越来越深。

“在拥挤的十字路口/每个人都在发呆地等待/每个人的眼睛都在看着象征命运的交通灯/在红、橙、黄、绿的世界/你未来的主人/在每个陌生的脸上寻找童年的荣耀……”

舞台灯光折射出犹大。他身后是一个乐队。他微微闭上眼睛,向世界伸出右手的五个手指,仿佛他是世界上唯一剩下的人。他沙哑的嗓音和独特的歌唱和叹息风格,让自己沉浸在音乐的一部分中,就像海浪拥抱激流。这种音乐和犹大沮丧、独立和略带焦虑的表情,以一颗坚实的心自动打开了这座城市厚重的大门。

我曾经试着在心里跟着犹大的节奏唱歌,但是除了精神和心灵的共鸣,我什么也做不了。

当我听到犹大在孤独的循环中反复唱“飘/飘”的时候,我觉得这首歌在悲伤和阴郁的气氛中结束。

“四处漂浮”。这是人类命运的隐喻还是人类生活状况的反映?这是挣扎和放弃后的无助和无助吗?我想起了盖夏手下的项羽,他抛弃了江东的孩子们,他们期待着项羽伤心地回来,并决定自杀。

我微微闭上眼睛,等待旋律的余音慢慢退出。我正在想象一个更加立体和丰满的犹大形象,他是流行音乐的教父,看起来有点“不同”。他音乐主题的维度几乎就像一部长篇小说,包含了家庭和国家的情感、文化思考、对生命意义的质疑,以及对政治和社会良知基础上的人们的批评。这种立体而辉煌的祝福让我不禁想到生活是如何更有意义的。丰富的情感体验?更多财富?更高的社会地位?更多掌声和鲜花?

他们似乎都不是。似乎生命的意义应该是留下痕迹,给世界留下明显的或浅的或浅的或明显的或隐藏的痕迹。

“四处漂浮”。当我们还在陶醉的时候,犹大几乎咆哮道:“我们不希望天空被科学游戏污染/我们不希望时空被现实生活超越/我们不希望地平线越来越模糊/我们不希望寂静的春天/我们不希望被你发明成一个电脑孩子/我们不希望被你遗忘成一个关键的孩子”。

几乎咆哮的歌声穿透了漫漫长夜,穿透了人们设置的重重障碍的烟雾,穿透了天地的混沌,穿透了看起来像智慧的虚假而模糊的面孔。令人震惊的熔化的金砾石。犹大的形象是一个与现实世界抗争的战士,犹大的形象是一个思想者、世界批评家和宽宏大量的人,他们穿透了屏幕,树立了一座雕像。

我们不是未来的主人。你不是,我不是,甚至不是上面的人。

(文鹏是一个以散文为基础的共享平台,向全世界的中国人开放,供作者和读者向前推进。它的“作家”专栏征集全国各地的优秀贡献。外国的贡献,无论出版与否,都可以采用。编辑部门奖励100元,因为当月阅读了6500次。请投票赞成每份草案。提交邮箱:2469239598@qq.com,不到1600字。请注明非合同作者的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完整的银行账户名称和账号。)

◆中山日报集团新媒体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张鹏

◆第三次审判:魏丽君

◆来源:《中山日报》

>